重庆福彩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重庆福彩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9 11:05:54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江滨表示,在传染病防控的视野下,分级诊疗和提升基层医务工作者传染病防控意识具有独特价值。如果在传染病暴发期,基层医院能够截留一部分病人,就不至于让病人都涌入大医院,增加了人们感染的可能性。她建议加强分级诊疗,增加基层综合性医院隔离病房的设置。“某种程度上说,谣言比病毒更可怕。”今年全国两会期间,中国科普作家协会理事长、中科院院士周忠和委员表示,此次疫情期间,新媒体上出现的许多传播力、影响力巨大的抗疫科普作品,在引导公众科学应对疫情、科学生活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。与此同时,网上传播的各类伪科学谣言,引发公众恐慌,却找不到追责和执法的法律依据。“科学技术普及法(以下简称科普法)已经施行18年,科普领域形势已大不相同,大量专业科普从业者的出现,也带来了一系列新问题。是时候对科普法进行修订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江滨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记者,目前就国内总体的疫情形势已经基本得到了控制,局部还有一点问题,但是全世界的疫情还没有平息,中国疫情的平息与其加大了对危害疫情防控行为的执法司法力度、严格执行《传染病防治法》、《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》等法律法规,动员全社会力量予以配合分不开。但是国际上一些政客,却推卸疫情防控不力的责任,没有做到有效防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科普新使命呼唤更强法制保障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外,她还提出,目前传染病防控的体制机制中有一些不太衔接,比如疾控部门肩负着监测、预警传染病的职责,但它是一个事业性单位,遇到疫情要向上级层层汇报,却没有向当地政府汇报的权限。建议赋予疾控部门向政府报告传染病疫情的权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随着应急科普需求的不断增加,一些网络自媒体为了追求点击率,甚至为了博眼球“一夜成名”,采取“有图有真相”的新技术,打着科普旗号,传播一些虚假内容、不实信息甚至谣言,但因为缺乏有关的法律条文约束而得不到惩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忠和告诉记者,最新科普统计数据显示,2018年我国人均科普专项经费同比出现下滑,且近年来增长势头持续微弱,相应的科普经费指数也呈现增长停滞态势,地区间科普经费差距过大,“许多省份科普投入远低于平均水平,非常不利于科普工作全局的可持续发展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传染病防控关口应前移 传染病预警发布主体应扩大到副省级等城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中心属于法庭科学机构,承担我国重大案件的现场勘查、物证鉴定和科技研究等工作,为认定犯罪事实和法庭审判提供科学依据,多年来在打击犯罪、维护社会公平正义中发挥重要作用,得到国际同行的广泛认可。所谓涉疆问题根本不是人权、民族、宗教问题,而是反暴恐和反分裂问题。新疆事务纯属中国内政,不容任何国家干涉。美国有关部门罔顾事实,根据其国内法对包括法庭科学机构在内的中国实体实施单边制裁,严重侵犯有关中国机构和企业的合法权益,严重破坏国际社会反恐和去极端化的努力,只会损人害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忠和认为,现行科普法实施以来,科普领域各个部门间在职责、利益等方面存在相互掣肘现象,导致相关政策在执行过程中实效不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技术为科普法治化带来挑战